面对菲律宾南海仲裁,中国何以说“不”

面对菲律宾南海仲裁,中国何以说“不”

  中新社都7月12天电 (记者 蒋涛)自一开不受、未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交对所谓“判决结果”采用不承认、未践立场,直面南海仲裁,华夏就数郑重声明四“未”立场。

  华夏何以说“未”?每当京分析人看来,所谓南海仲裁案开启了“危的先例”,中方必须用坚决的千姿百态应对,才能够保障中华在南海的法定权益,才能够保障国际法治的肃穆,才能够保障地区的一方平安稳定。

  由一:回击无权管辖、无效裁决

  “是临时组建的仲裁庭从一开便无拖欠有”,外交学院副院长王帆代表,此案是菲律宾阿基诺三中外政府于美国为主的国外势力的图谋操纵下,未通过中方同意,违反中菲通过双方谈判协商解决争端的磋商,违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受承诺,一边提起的所谓仲裁案。

  每当说相关国际法依据后,王帆指出,得,所谓仲裁庭始终不曾管辖权,所谓裁决,一直冲在华夏的国土主权和大洋权益来,妄图损害中国在南海的国土主权和大洋权益。

  “自一开便无权管辖,交本做出无效的判决,仲裁庭这样的同等发戏究竟是表演给谁看?委的期待为平等张没用的判决书为中国施压,迫中国在南海领土主权和大洋权益问题及让步?当时不失为痴心妄想。”王帆说。

  仲裁庭所谓“决策结果”通告后,华夏政府发表了有关以南海的国土主权和大洋权益的声明,明明指出,华夏在南海的国土主权和大洋权益包括:华夏对南海诸岛,席卷东沙群岛、西沙群岛、受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华夏南海诸岛拥有内水、领海和毗连区;华夏南海诸岛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华夏在南海有着历史性权利。

  华夏外交部长王毅当阐述此案本质时指出,南海仲裁案从头到尾就是同等集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

  由二:护卫国际法治、地面规则

  自法理角度对这次所谓的决定,国际法赋予各级自主选择争端解决办法的权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成员国有权排除强制性管辖程序;华夏以及东盟十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明文规定应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对话谈判来解决实际争端……

  华夏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指出,仲裁庭成立缺乏合法性,对本案不拥有管辖权,那裁决肯定扩权、越权,是“危的先例”危害了国际法治,啊破坏了地方规则。

  “华夏的四‘未’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称国际海洋法制度规范,一齐是当依法办事,举凡当依法保障国际法治与地域规则。”吴士存说。

  比如媒体统计,直到7月11天,已有约70只国家公开亮与支撑中国在南海问题及的立足点与主持。所谓仲裁结果出炉后,以发出柬埔寨、巴基斯坦等多国各个发声,支持中国立场。

  由三:从谈判协商、地面稳定

  每当所谓仲裁结果公布后,华夏官方表明立场,当国际秩序的建设者和地域和平的支持者,华夏将持续坚持不懈依据国际法,由此直接当事方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端;坚持不懈维护各国依法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坚持不懈到有效实现《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连以这框架下推进“南海作为准则”商讨进程。

  外交学院国际法专家龚迎春指出,“树欲静而风不止”,每当所谓仲裁结果出炉前后,当然平静的南海局势变得复杂,表势力频繁介入,广大国家分歧趋多,地面民生受到波及。“当时是准备滥用某一部公约规则解决复杂历史与政治争议,滥用的结果是威胁到地方的一方平安和稳定。

  “南海地段形势被带加剧紧张对抗的生死存亡境地,未可中国利益,啊未可菲律宾利益,甚至危害地区国家以及全路国际社会的合利益。”王帆指出。

  时下,菲律宾新政府已做出一系列表态,席卷愿与中国就南海问题恢复协商对话。刚刚如王毅所称,今天,这场闹剧已经竣工,举凡回到正确轨道的下了。(收)

本来标题:直面南海仲裁,华夏何以说“未”
义务编辑:郑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