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霆锋称张柏芝令其感到家庭温暖 愿相伴到老

谢霆锋称张柏芝令其感到家庭温暖 愿相伴到老

谢霆锋称张柏芝令其感到家庭温暖愿相伴到老

谢霆锋低头思索

谢霆锋称张柏芝令其感到家庭温暖愿相伴到老

孤独谢霆锋

谢霆锋称张柏芝令其感到家庭温暖愿相伴到老

全新写真

谢霆锋称张柏芝令其感到家庭温暖愿相伴到老

性格硬汉

  新浪娱乐讯 近日,谢霆锋接受了《智足GQ》杂志的专访,谢霆锋畅谈自己的从艺之路,以及对待爱情、亲情、友情的态度。同时,谢霆锋也表示成家后令自己更有责任感,同时他的太太张柏芝让其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他希望两人可以相伴走到人生的终点。以下为本次访谈原文:

  谢霆锋从保姆车走下来后,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脑门与下巴剃得精光,在料峭风中,简直苍白得容光焕发。他眼神凌厉,甚至说目中无人,即使周围发生了骚乱他都不会多看一眼,穿过人群直直走过来,手腕上带着一根手绳――这是他正在拍摄的电影《线人》的道具,为了融合角色,一直戴着,连洗澡都不摘下。

  乍一看,他还延续着那个叛逆少年、英俊小生、耍酷高手的形象。他的敬业毋庸质疑,他对目标的忠贞也异乎常人,可是他极少因为这种“酷”获得应有的赞赏。这不过是个男孩为了反叛强加的命运,为自己筑起的一道壳,人们总会这样想:壳底下指不定有多脆弱呢。就象经常在公共场合见到的那种男孩,头重重撞到了门上,只发出一声干咳一样的笑声,只是这伎俩实在太过明显了。

  可是等他坐定在香港这间旧厂房内,尤其谈论起太太与儿子,他身上罩了一层浓郁的温厚之情。他避免直视任何人,语速极慢,还时常叹气:“我现在这样,就是为了将来的Lucas,可以不用像我这样。咳!”

  正在放映的《十月围城》,虽然很容易让人犯嘀咕,化妆师未免也太迷恋“刀疤妆”了吧,恨不能给每个人脸上都来一道。但是反派胡军下巴上的疤痕和车夫谢霆锋左眼角的那条,意义截然不同:前者叫那个邪恶的枭雄更加抽象化、脸谱化;后者压低眼皮,使眼神流露卑微和悲悯,为谢霆锋单薄的轮廓增添了戏剧性,好象暗示着,什么样的地狱他都去过,并且幸存了下来。

  “你知道吗?《十月围城》的那个角色,我等了很久……” 谢霆锋说。他正在刻意避免那些单线条的英雄角色,决意塑造有魅力的小人物和层次丰厚的形象。

  2007年的“艳照门事件”,他作为间接当事人被裹胁其中,在关于友谊、爱情与家庭的背叛猜疑中,他始终维护一种表面的冷静,或许也体味到了人生的另一种残酷吧。他的心情可以从对陈冠希的态度中窥见:“如果陈冠希需要什么东西,我会帮忙。但是我很简单,有什么话跟媒体说没用,直接跟我说,哪怕是一个短信,男人嘛……”

  有点像巴列霍那句诗“愤怒把一个男人捣碎成很多男孩”的反向版本,马上30岁的谢霆锋正在经历着潜移默化的改变:温情、责任感,还有一点时光的历练,这些质地柔软的东西好象正在把他身上那些男孩的部分捏合在一起,塑造成一个更有韧性的男人。

  “谢霆锋什么形象?本来就没什么形象”

  GQ:你现在跟“小人物”干上了?

  谢霆锋:是啊。陈可辛打电话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两位导演跟我说完《十月围城》这个角色后,我马上说,“好,好玩,听起来就好玩,我参与!”我一直在找一类人物,不是打不死的,反而是小人物。我只跟导演们说了一个条件:“一拳一脚我都不会出。”后来陈可辛跟我说,“我们真没想过你会接拍这个戏,所有的角色,你的好像是最没法发挥的一个,但你竟然会喜欢这个角色,还不介意,这是我们很开心的。”

  GQ:你是打算改变形象?

  谢霆锋:过去几年,别人找我拍的都是那种打不死的、酷酷的很帅的形象,在那方面我觉得我得到了,也许没有人会说谢霆锋能打,但是我敢说,没有人会说谢霆锋不拼命。我得到了,我现在要走另外一条路,那种角色的魅力,我希望大家会看到一个谢霆锋,说,‘他真能演’。”

  导演都没想到我会那么放的开,能够放得下谢霆锋的形象演。谢霆锋什么形象?本来就没什么形象嘛。

  GQ:拍戏上有什么目标吗,比如拿个奖?

  谢霆锋:对我来说以前的奖很值钱,现在的奖,我家里超过几百个奖,我都扔了,唯一还留的是法国蒙地卡罗世界音乐大奖“全球最畅销亚洲歌手” ,还放在我的柜子里面。还有百花奖

  GQ:为什么?

  谢霆锋:第一个香港演员在这么多艺人里边拿百花奖,我觉得它不一样。而另外一个奖,是有公信力,那个是真正销量统计出来的,证明我那年的唱片大卖,不是虚的,随便给的,那些奖是评论,是公众的一种投票,并不是一个小圈子里面。奖?要那么多奖杯干吗用?奖不奖,公德自在人心。

  GQ:你还会再做音乐吗?

  谢霆锋:《最后》就是我最后一张唱片。现在的乐坛我觉得不合适我自己,我不是说它差或者是不好,我只是觉得变了,以前人家发十几张专辑才能站上红�|体育馆开演唱会。现在?唱片都没发,他妈的都可以站上去了!很烂!现在乐坛那么烂,我不参与,所有东西都是一个循环,我等循环回来的一天,我再做。

  GQ:那在家还唱歌吗?

  谢霆锋:不唱,心淡了。我会听,听纯音乐,我以前做《玉蝴蝶》的本钱现在人家能做二十张专辑,现在别人找我录歌曲我给他们一个价钱,他们会跟我说,“我们只有一万多块做一首歌”,我说,“那你凭什么做音乐?”我一张专辑要真乐器:真钢琴、真贝斯、真吉他,他们说,“太贵了,能不能用电脑?”我说,“我不做了。”我觉得音乐我要追求,你不让我追求,那我宁愿不骗观众、不骗我的听众。妈的,如果我谢霆锋要降低我的水平,我不降!我不干!

  我在等,等大家都到一个地步:妈的!男人唱那么娘的东西。那时候,我再走出来!

  GQ:一讲起音乐你还是很有脾气啊?

  谢霆锋:你知道吗,最初那几年,我得到的嘘声远多于掌声!一个接纳的字都听不见!后来我在演出时摔吉他,打得越烂,嘘声越大。谭咏麟看不下去了:“大家是来表演的,唱好歌才最重要。”BEYOND乐队的黄家强也说:“吉他是用来弹的,我的吉他不够用,他下次不要吉他时,不如送给我,不要再打烂。”

  可是,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我记得特别清楚。2003年在红�|体育馆参加演出,我一登台,嘘声四起,下台后我就呆在角落里很难过。这个时候,陈慧琳开唱了,全场大合唱,我一听副歌,那么熟的旋律,是我写的《假天真》。一万人陪她唱,那么热烈的掌声,我在那个角落里就感觉到自己的工作未必需要露面才得到肯定,反而这样默默在后面,因为你的工作、你的旋律,人家会选你的歌、主打你的歌,真正从作品出发而得到认同,得到的掌声更可贵。

  “我走过这段路,打打杀杀,都是为了他的未来”

  GQ:你现在的家庭生活是怎么样的?比如说,来做这个访问之前你都干了什么?

  谢霆锋:我失眠,早晨7点就起床了,太太还在旁边睡觉。然后我去院子里打了一个小时的木桩,找出李小龙的碟来看。我现在看的最多的还是李小龙,他是我的精神偶像。下午两点出发,Lucas并不知道我做的是哪行,像往常一样亲了我一口:“Daddy!working!”太太在旁边又加了一句,“Daddy ,Good working!”我心满意足,觉得更有责任感和安全感了。

  GQ:你失眠?

  谢霆锋:我小时候怕黑,所以从小就总是失眠,我不喜欢关门,要露出一道门缝。 睡不着,我拉着妹妹在门后就偷看客厅里的大人,他们的生活很光鲜,可也有点滑稽,每次等客人走了以后,我就跟妹妹说:“爸爸妈妈说的话跟刚才不一样了,我不会像他们这样。”

  GQ:对你父母有怨恨吗?

  谢霆锋:小时候不懂事,就会有过怨恨。后来很快就过了那个阶段。

  GQ:听说小时候你妈妈经常打你?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