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磊:我的文艺气质一直都在,藏在发胖的身体里

黄磊:我的文艺气质一直都在,藏在发胖的身体里

  “多爸”黄磊,有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女儿,人人艳羡的温暖家庭……而曾经是文艺青年代表的他,此时将眼光关注着同龄人,黄磊主演并兼制作人的电视剧《嘿,老头!》将于本月25日登陆北京卫视。

  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黄磊说,自己的父亲已经80多岁,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文艺,藏在了他发胖的身体里。

  谈创作

  当我老了 父与子更微妙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当初为什么想到要做这样一部剧?

  黄磊:大家一说家庭戏,最典型的就是夫妻,第二热门就是婆媳。大家通常不会做特别亲情的,像父子、母女做得少,因为看起来好像没有那么多的矛盾。

  实际上父与子的感情,男孩儿都知道,父亲在我们心中小时候特别高大,但是长大了以后儿子跟父亲有一点天然的对立性,可能因为都是雄性动物,这种微妙的感情是很值得拍的。

  法晚:剧中的父子情是以阿尔兹海默症为切入点的?

  黄磊:是的。我记得以前大家还说请不要叫老年痴呆,请叫阿尔兹海默症,我们做了很多的调查。家里有老人得了这种病是非常痛苦的,久病床前无孝子,而且他曾经是你最亲近的人,但是最后完全不记得你是谁。

  法晚:为什么剧中你对父亲的称呼一直是“老头”?

  黄磊:原来我们不想叫老头,南方叫老头不是很礼貌。但是北京叫老头是一种昵称。另外这也是剧情需要,开始时他们父子关系不好,我的角色就说我不觉得这是我的家,也不觉得你是我爸,俩人较劲。剧中我跟别人讲话就是我爸怎么样,但是回家就称呼老头。

  法晚:剧中用了春晚时很火的《当你老了》这首歌?

  黄磊:我们当年买这首歌的时候,还没有春晚这个事。尽管词是叶芝的诗,但我第一次听就感觉写的是这个剧,这就是人类的感情,不管描述爱人还是描述父母,都是最朴实的伟大情怀。结果春晚莫文蔚给唱了,《我是歌手》里面李健又唱了。

  说合作

  和雪健老师 一盘棋下25年

  法晚:怎么想到请李雪健老师来演父亲的?

  黄磊:剧里最难演的就是父亲,因为阿尔兹海默症,常态的表演、交流方式被取消掉了。

  中国这个年纪的演员,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雪健老师。尤其他现在很瘦,跟当年演宋江时不一样,当年他很壮,眉宇之间有一个豪情,现在有一种温柔,也有一些沧桑。

  法晚:和李雪健老师之间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戏?

  黄磊:我们有一场戏在菜市场买肉,他说要吃肉,我说家里有肉,旁边人说,老人家想吃口肉都不给买。我说行,来块肉吧,一边说还在接电话。结果一看老头儿在那儿尿了。

  剧本上面写老头儿尿了,就完了。导演就说你应该给他挡上,让他有尊严。

  我就把衣服脱下去给老头系上,系的一瞬间我特别特别难受,然后突然拉着老头哭了。

  法晚:和李雪健老师在片场是什么样的关系?

  黄磊:片场我俩是好朋友。我父母是国家话剧院的,跟李雪健老师同一个单位,我爸爸跟李雪健老师一起演《老顽固》。高中时候跟李雪健老师下过一盘棋,但没有下完李雪健老师就有事走了。

  一过25年,我们一起拍这部戏,我说李雪健老师你记得吗?他说真是记得,我说我们下一盘吧。于是每天我们在一个角落,一个茶缸子,一个棋盘,他们在布置,我们在下棋。然后他们说开始拍了,我们就开始演。演完了以后,李雪健老师就开始往回跑,问下到哪儿了。我们就成为了棋友,在拍这个戏的过程中基本上每天码三盘。

  聊文青

  时代特有 要么远行要么隐藏

  法晚:你在《嘿,老头!》中的形象有点胖?

  黄磊:拍那个剧的时候,我戒烟三个月了,一下子胖了二十斤。

  法晚:你曾经是许多文青的偶像,但现在演喜剧比较多?

  黄磊:这只是我作为演员的工作,我自己觉得这些年我演的喜剧是我自己的感受,嬉笑怒骂是我有感而发的。我比以前要成熟,所以我才不那么拿捏着。

  法晚:现在在表演上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黄磊:我自己从事表演艺术教育的工作20多年了,我一直跟所有的学员讲本色是什么?一个演员全部的自我就是你的本色,你的肢体、身体、表情、内心、养成,所有的知识结构都会成为你的一部分。我们不可能对一个演员说,我就是演技派,我通吃,不可能。

  20岁的黄磊跟45岁的黄磊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说,从《人间四月天》到《橘子红了》,我认为没有问题,我那个角色没有失败。但像姜文在《红高粱》里演的那种角色,让我演,我演不了,没有那个能量,以后也许能演,现在肯定不行。

  法晚:你怎样理解文艺青年这个词?

  黄磊: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文艺青年是在那个时代特有的。那个时候我留个长发,你们再回头看看,不是我一个人留长发。那时我在排话剧,郑钧、老狼、高晓松每天看我们演,我们没有钱,自己凑钱演,完了一块儿去吃羊肉串,一屋子全是长头发,中分。

  那会儿全中国都在玩文艺范儿,现在有人拍《人间四月天》这种电视剧吗?可能逼急了也有人拍,但是肯定没地播,因为没人看。

  其实“文艺青年”这个词是今天的人在说那个时代的人。

  我们20多岁的时候,没有人说自己是文艺青年,我们就是青年,后面才会有人给前面的人戴上一个帽子。

  我认为起码85年前的年轻人,可以号称文艺青年,有文艺的边儿。后面的人受新时代影响很大,将来可能会有网络青年,电子青年。就像80后,他们也开始分拨,有85后还有85前,这都不是什么天大的事。

  法晚:作为文艺青年的代表,你觉得你的文艺还在吗?

  黄磊:我的文艺气质一直都在。比如说现在电影票房好,我赶紧弄一个电影,先把钱挣了,我没有这样想过。乌镇戏剧节我已经做了七年了,我们那一个镇子里全是文艺青年,你可以看一眼他们,当年20岁在宿舍里聊艺术的还是这一拨人。

  如今,他们已经进入了中年。文艺青年要不然远行,要不然就隐藏,藏在你发胖的身体里。

  文/记者 郭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