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回应韩寒嘲讽:不理睬那些没有修养的人

郭敬明回应韩寒嘲讽:不理睬那些没有修养的人

郭敬明回应韩寒嘲讽:不理睬那些没有修养的人
郭敬明
郭敬明回应韩寒嘲讽:不理睬那些没有修养的人
韩寒

  岁末年初,要数眼下文化界里的大红人,那可就非郭敬明莫属了!新作《小时代2.0》上市,一举创下7天售出120万册的销量奇迹;主编的畅销期刊《最小说》,在“中国文学期刊10强”评选中击败巴金的《收获》并以“完胜”的绝对优势问鼎冠军;在博客上公开曝光自己的疑似11万一平方米的“汤臣一品”豪宅,引起巨大争议并被批是“炫富”;韩寒主编的《独唱团》有望在近期推出,昔日“对手”将升级为未来市场中的“劲敌”……

  对于这一切,郭敬明日前在接受新快报记者的专访时,一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并坦言自己“对争议早就习以为常,只有学会宽容与包容才能把精力用到恰处。”他还表示,一个人要走得更远,靠的并不是想方设法消除误解,更不是处心积虑地去论人是非。

  “作家”与“商人”两个身份都叫我向往

  记者:韩寒主编的《独唱团》即将推出创刊号,未来这会成为你和《最小说》的“劲敌”吗?

  郭敬明:大家等着看吧!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关乎胜负的事情应该留给市场、读者去判断与决定。

  记者:日前,韩寒在接受采访时评价你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对于“商人”和“作家”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你更向往哪一个,让你享受其中的又是哪一个?

  郭敬明:他说得并没有错,起码在同龄人里,我应该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相比业内众多出色的出版人,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去学习的,也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让我去追赶的。说实在的,“作家”与“商人”这两个身份都叫我向往,也都让我很享受,它们之间并不存在矛盾,也不会发生冲突。首先,写作可以让我以最擅长的表达方式来呈现自己想表达的,而后者则可以为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提供广阔舞台,同时也能把更多的好东西带给读者。

  一个人对他人人身攻击时,实际上也在伤害自己

  记者:对于韩寒屡次在公开场合对你的嘲弄与批评,你一直都是不予回击,为什么?这就是你的处世之道吗,能不能称之为“圆滑”?

  郭敬明:这不是“圆滑”。实际上,我要告诉所有人的是――郭敬明是一个很有修养、很有礼貌的人。别说我是一个文人,就算是对一般人来讲,修养也是非常重要的。对于若干的误解与争议,哪怕是一些带有人生攻击的言论,我早就习以为常,更从中学会了宽容与包容。在别人的话中,如果说的是我的不足与缺点,那我会虚心接受并改正;若是无理取闹、人身攻击的话,我就根本不会去理睬,毕竟,对于一个没有修养的人,根本不值得我去回应什么。再说,我认为当一个人在对他人施予人身攻击时,实际上也是在伤害自己,郭敬明当然不可能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我家豪宅不在“汤臣一品”

  早前郭敬明博客上曝光自己的豪宅,随后有网友指出这是“汤臣一品”的单位,网上显示,该豪宅全上海最贵,高达11万一平方米。

  郭敬明在回应记者咨询时表示:我肯定地告诉大家,这不是“汤臣一品”的房子。至于多少钱,这是私人问题不方便透露。

  郭敬明透露,这些照片是一媒体朋友来他家做客、采访时拍的,感觉拍得不错所以就放上博客和大家一起分享,他不认为这是在“炫富”,郭敬明说:“今天的一切都是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换来的,而并非不劳而获。

  赢了巴金的不是我,是这个时代

  记者:日前,《最小说》在一个“中国文学期刊10强”的年度评选中以绝对的领先票数高登榜首,对此有不少媒体纷纷打出了“郭敬明赢了巴金”的标题,你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郭敬明:他是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前辈,一位特伟大的作家。能够被大家放到和他同一舞台上,对我来讲就已是一个沉重的荣誉,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输赢”。至于《最小说》能在评选中取胜,关键其实在于一个时代的背景,我只希望它能做到更好。

  记者:这样的评选结果,是否意味着“纯文学”的期刊杂志已经彻底地远离市场主流?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读者与市场忽略了它的存在?

  郭敬明: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商业文学”和“纯粹文学”的比较,所以有人认为“新近的”就不是“纯文学”的说法,其实是一种错误的理解。无论是在今天,还是在那个年代,任何一个作家和任何一种文学作品都必须要传播开来才能体现出其价值所在。要知道,在人人都看巴金的那个年代,相信《收获》一定会比唐诗宋词更受欢迎。所谓的“主流”并非是永恒的,时代在前进,每一个人都渴望去了解自己的时代,而不仅仅局限于过去,所以到今天大家普遍关注当代文学的现象也就是非常合理的。与时代并驱,人永远都在向前走。

  《小时代2.0》电影版权已卖出,对客串不感兴趣

  记者:7天售出120万册,对于《小时代2.0》这样一个惊人的销量,你感到惊讶吗?

  郭敬明:这样成绩,我自己也感到挺惊讶的!尽管当时“1.0”的销售量最后也超过百万,但那有一个相对时间较长的过程,也许正是“1.0”的成功,给今天“2.0”的爆发埋下了一个很好的伏笔。

  记者:“2.0”与“1.0”最大的区别在哪里?这个故事是否还有续集?

  郭敬明:“1.0”讲的是校园里发生的一切,相对显得更为单纯;而“2.0”则是从毕业进入了社会、职场,不仅角色的刻画描写更为丰富,其中更涉及了诸多时事政治、新闻热点话题,整个故事变得更为复杂。我希望自己可以将“小时代”这一故事写下去,既想写得更好,又希望卖得更好。当然,能达到什么程度,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记者:听说这部小说的电影版权已卖出,是由你来当编剧?

  郭敬明:是的,我们已经和北京紫禁城影视公司正式签约,但关于编剧由谁担任还没有最后敲定。当然,我自己很乐意接受这样一个全新的挑战。

  记者:你在圈中的朋友不在少数,最希望谁来出演其中角色?另外有打算让自己在戏里客串一个什么角色吗?

  郭敬明:谁来担主演……我还没想过个问题。至于客串,我倒不是特别感兴趣。

  《独唱团》创刊号再延误《最小说》继续唱独角戏

  原本计划在1月9日正式开幕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亮相的韩寒,最终还是把杂志《独唱团》的新闻发布会提前了。尽管之前韩寒一再表示自己主编的《独唱团》与郭敬明的《最小说》之间没有可比性,更调侃称“可能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用纸印刷的”,但也无法消除大家最关注的一个想法――是否看到郭敬明先亮出了《最小说》,有点心虚,所以韩寒也弄一本玩玩?

  延误,

  因为封面“很黄,很暴力”?

  去年底,韩寒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杂志很快会面世,出版方也宣布杂志首印30万,分普通版和限量版。但在当天发布会现场,韩寒表示杂志推出日期将一再延误,他称自己是希望能在给大家更多的快乐和更广阔的空间,但同时也要在有限的尺度里做出妥协和让步,找到其中的平衡。

  此前,网络上曾流传着一张据说是《独唱团》封面的图片,上面画着一位裸体男子,仅以手中一把长枪遮住私处的图片,被不少网友认为是“很黄,很暴力”。对于是否因为这个封面惹的“祸”,韩寒表示那只是一张宣传海报,并非最终的杂志封面,真正的封面仍然处于保密阶段。

  独大,

  两书之间没有可比性?

  “现在这本杂志还没有下厂印刷,实际日期遥遥无期……”无论如何,当韩寒前天在自己博客上这样写时,也就可以肯定刚刚夺得“中国文学期刊10强”榜首位置的《最小说》,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依旧是地位无可撼动的“王者”。

  但是,对于所有人最期待的“韩寒与郭敬明的PK,《独唱团》与《最小说》的PK”,韩寒则始终不认为两者之间存在市场竞争的关系。“这是完全竞争不到一起去的两本杂志,它们唯一的相同点在于都是用纸印的。”他说,“郭敬明是个非常努力的人,的确有独到的商业眼光,我们志向不同,作为一个商人,他做得很成功。” (陈煜��)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